哈佛校长患新冠2周后康复:像得了一场流感
来源:哈佛校长患新冠2周后康复:像得了一场流感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3:10:14
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就在这几天,托尔卡切夫说要带杨勇去乡下住几天,体验下俄罗斯乡村生活。这位俄罗斯朋友还说:“没啥麻烦的,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嘛,就应该互相帮助,只是不知道村庄还让不让进,祝我们好运吧。”

“遇到重庆老乡,送给我一个口罩”

杨勇与“全副武装”救护车司机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据杨勇回忆,自己当时是有些紧张的,而且语言又不通,与交警交流都是通过手机翻译软件。情急之下,杨勇向在圣彼得堡的一位华人朋友求助。这位华人朋友在电话里和交警简单沟通后,明白对方要送杨勇去位于普斯科夫州的豌豆湖疗养院进行检测隔离。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贝加尔湖上吃火锅、喝着伏特加等极光、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……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,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。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,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,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。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