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上海市长宁区“临时集中留验点”
来源:探访上海市长宁区“临时集中留验点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6:30:34


“知道我爱吃辣,贴心准备了辣椒酱”

病例1为中国籍,在英国留学,4月4日自英国出发,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在隔离的两周里,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,“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。”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,早餐一般是黑面包、奶酪、香肠、西红柿和咖啡;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、鲜黄瓜;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;晚餐有米饭、炸鱼和蔬菜沙拉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东京都政府内部人士称,中央政府认为东京都政府提交的方案“过于严格”,尤其是要求商场、居酒屋和屋外运动设施等机构停业的条款。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截至4月6日24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199例,治愈出院61例,在院治疗138例(其中1例危重)。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14例。